水滴咖啡

 子沫   2017-12-05 00:44   228 人阅读  0 条评论

和黎江是大学时代的恋人,我们好了四年。一起上图书馆一起吃盒饭一起拿着烧饼看露天电影,最经典的是深夜一起坐在操场跑道上看满天星光,我的头就那样靠着他的肩,一直到薄雾晨曦。
       毕业后,我被安排进了一家省直属机关,而黎江却坚持要去深圳发展,他说深圳是一个能让人实现梦想的地方,而他是个有梦想的人,那里很适合他。他捧着我的脸没有说话,我想问他一句:“那我们怎么办?”可是我不能阻拦他,因为我了解黎江,他是个有热情的人。年轻的时候的确不能有太多儿女情长。
       思忖再三,我默默地撕掉了派遣证,收拾好行李,递到了黎江手里:“我们一起走吧。”黎江也没阻拦我,这么多年了,他比我还了解我自己,当我一旦决定一件事,就不会再退回去。在母亲的泪水和责怪中,我和黎江一起背起包去了深圳。我只记得我们站在车厢的连接处紧紧拥抱,透过流动的玻璃看着这座熟悉的城市在桔黄色的灯光中渐行渐远。
       到深圳后,我们的第一件事是找工作,自下而上是第一位的。我凭着还算出色的外语很快在一位师姐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份港资公司的外联工作,单位在福田区那条深圳最美的主干道上。下雨的时候,可以在大片树阴中散步,呼吸潮湿的空气。而黎江则去了罗湖那边的一家大型企业当技术主管,虽然偏远一点,但薪水不菲,他很满意。我们不能每天见面,因为中间相隔很长的路,几乎要横穿整个深圳。
       于是,我和黎江分别在两处房子住下来。我在福田区的一个小巷子里租了一位师姐的单身公寓,条件还算可以,但是价格不菲。深圳是很现实的,这是市场经济体现最深刻的试验地,讲究投入产出,人与人之间也一样。
       深圳的工作节奏是很快的,心理压力也大,很难得有什么真心的朋友,黎江不在身边的日子我很寂寞。我整天在大街小巷的各家相关公司奔波,湿热的空气让我的皮肤很不舒服。我流着汗在街头吃冰糕的时候,我会想起和黎江在大学的树阴下看书吃小番茄的情景,那时多么惬意啊。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我们这样是否值得?黎江沉默了很久,回了一条:明明,我让你受苦了。我的泪潸然而下。
       晚上下班,本来可以搭车回去,但是我害怕一个人回到空空的小屋,就穿过长长的深南大道慢慢步行回去。那儿的树可真美啊,大片大片的带着雾绿,很养眼。这是我惟一喜欢深圳的地方。
       我和黎江是在分别半个月后才见的面,那一天,黎江来福田办事,约我出来吃晚饭。我们在吉之岛找了一家安静的日本料理店坐下来吃面。黎江黑了,也瘦了,我们互相望着,都没有说话,最后我说了一句:“你寂寞吗?我很寂寞。”说着眼泪就下来了。黎江摸着我的脸说:“对不起,明明,坚持两年,我们就买房,在一起就好了。”我叹了一口气,两碗面花了三十六元,这就是深圳的消费。
       出门时,黎江一直搂着我,我像大学时一样把头枕在他肩上。我说:“今天陪陪我,不要走,好吗?”黎江歉疚地说:“今天我必须赶回去,明天一大早还要交调查报告。明明,把这个项目做完,我来陪你,好吗?”他坚持上了最后一班开往郊区的班车,我一个人走回小屋时已近深夜,我的泪水流了一路,为黎江为我自己为我们年轻的爱情。
       工作越来越忙碌,我慢慢地习惯了没有黎江的日子,因为我忙他也忙,忙得忘了当初是为什么来深圳 的。早上我会被闹钟铃声惊醒跳起来去办公室打卡,深圳的速度让你没有停歇的机会。当我的手中握着数字呈几何级递增的工资时,心里才会踏实。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买房?在一起,也许在一起就好。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位荷兰来的女同事,人很不错。有一天,她在家里搞Party,邀请我去参加。她用一种奇怪的装置给我煮咖啡,说了一个我从未听过的名字:水滴咖啡。她说一杯水滴咖啡需要6个小时才能接满,她是早上上班之前开始煮的,现在刚好一杯,咖啡豆和水一点点融合,一滴滴滴下来才能装满一小杯,其风味是一般咖啡不能比的,早已达到了一种境界。她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好的爱情也是如此。喝着这等待的咖啡,我的眼睛湿了。我和黎江的爱情会有溢满的情愫吗?我真的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我并不快乐。
       周末的一天,我一个人在一家小店吃拉面时,才想起和黎江已经快一个月没见面了。他去香港出了半个月差,回来又忙着新产品的推广,没日没夜,这里只讲究结果,过程的辛苦都可以忽略不计。他在啃厚厚的早餐饼时,有没有想到深圳有一个为他而来的女孩?
       在喝完最后一口面汤时,我给他发了一个短信:“黎江,还记得我们多久没在一起好好吃一顿饭了吗?如果生活是忙得面都见不着,我真的不想留在这里。”发完,我伏在桌上轻轻地哭了。过了好久,我的手机响了,传来黎江急切的声音:“明明,你在哪里,我在你的公寓门口。”我差点忘了买单,发疯似的往家里冲。
       黎江疲惫地坐在我的门口。我蹲下身抚摸着他的头发,轻轻地说:“我都快要忘记你长什么样了。”在我的小屋里,黎江望着我,满脸的歉意。来深圳后,他都是这样的表情,而我早已习惯,这里的速度让我们已淡忘了爱情。深圳的街头到处都是快餐爱情,而我们的感情也是如此吗?我漫不经心地给黎江讲了水滴咖啡的事,我说我怕自己没有等待的耐心。黎江轻轻说:“明明,我有。”我哭了。
       转眼到了第二年春天,我没有找准自己的方向,依然不快乐。于是,我没有告诉黎江,回了一趟成都。回去以后,我重新回到了一种单身状态。我要考虑一下我的未来。对深圳,我是有感情的,这个城市年轻,有活力和朝气,正如黎江所说的可以实现梦想,可是梦想的最终是什么呢?我需要每天的生活。那段时间,我每天去街头吃好吃的串串;累了,就坐在大慈寺的古榕树下喝茶,节奏慢了半拍,人好像一下缓过气来,我决定留下来了。
我很快找了一份不坐班的工作,有大量属于自己的时间,我可以看书,做自己喜欢的事,生活自由而轻快。可是下雨的时候,我还是会想黎江,忽然想起我所爱的人,他在干什么,会不会寂寞?我按下了手机发短信:下雨的时候,去深南大道散散步吧,别太累了。黎江最终知道了我的选择,他长久地沉默。他的确没有理由要求我。他只回了一条:明明,我爱你。我盯着手机屏幕,眼泪成行。
       半年后的一天,我正低着头走路,突然,脸蛋被捏了一下,我心里一惊,黎江就这样站在我眼前,我一下尖叫起来,抱住他在他的肩膀上泣不成声。我的心底还是那么那么的爱黎江啊。平静下来后,我才看到他身后的大皮箱,我淡淡地问了一句:“来出差吧,准备呆几天?”他坚定地说:“我不走了。”说着,一下把我抱起来:“在哪里,都有事业,而我的明明只有一个啊。”
       在成都的街头幸福地喝着苦丁茶吃串串时,黎江被呛得不行。我笑了,眼睛有些润湿:经历了那么多,我们还是在一起了啊。黎江也笑着拨弄着我的发丝,突然想起了什么说:“买一套水滴咖啡的器具吧,我们的爱情终于坚守到了春天。”

本文地址:http://www.vebai.cn/post-459.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知识共享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子沫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